疯狂的口罩:退潮来临

分享到:
日期:2020-08-28  阅读107次

 随着疫情在国内趋稳,却在国外迎来爆发期,多国采购防疫物资需求大增。于是,口罩生产者们将目光投向了国外市场。

世卫组织统计数据显示,2月26日,中国境外报告的新增病例数量首次超过了中国境内的新增病例数量;3月16日,境外累计确诊病例超过了中国。

而且迹象表明,境外这一数据还在快速的上升。截止3月23日,中国境外新增确诊病例为24.48万例,是国内累计确证病例的大约3倍。其中美国、意大利、伊朗、西班牙、德国等国家确诊人数破万。仅美国来看,美东时间3月19日,美国新冠病毒确诊病例13680例,几乎较前一日增长100%。

与此同时,多个国家口罩价格疯涨的消息也不断传出。

媒体报道称,在美国5只装的口罩售价涨至149美元(约合人民币1059.39元,即单只价格约为212元),并且多家药店缺货;在意大利,口罩的单价也从10分欧元长到10欧元(约合人民币76.2元);而西班牙药店中,一枚FFP2型口罩(欧盟标准下的N95口罩)售价已高达300欧元,约合人民币2200元。

近日亚马逊上五只口罩售价已经涨至110美元,图片来自网络

由于防疫物资的需求大幅度增加,多个国家已放宽对于口罩的进口政策。据韩联社报道,3月17日,韩国企划财政部针对进口口罩和口罩核心原材料暂停征收关税,而原先医用口罩的关税是10%,而熔喷布的关税是8%,免税期截止6月底。

3月20日,法国宣布,将从中国等国家扩大口罩进口;更早之前,美国宣布取消进口的100多种医疗产品的费用,包括口罩、消毒湿纸巾和手套等。

据阿里巴巴统计,近期全球买家对口罩、消毒洗手液、测温仪等与疫情相关产品的购买意愿大幅提升,其中医用口罩买家需求增长13769%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国内不少口罩企业都开始将销路转向出口。3月16日,中国通用技术集团和意大利政府民防部门达成了800万只口罩的供货协议,总价为1360万欧元(约1.06亿人民币)。

在某外贸论坛上,口罩专区已经连续多日成为用户人气最高的板块,大批国内企业正寻求口罩出口。

“国内杀价太厉害,卖不起价格”,一家位于马鞍山的口罩企业表示,他们目前打算将口罩全部出口到海外。

然而进军海外市场也并非易事,企业需要解决的两个关键问题是:资质和渠道。

据了解,目前欧盟和美国对于进口口罩分别采取的是CE和FDA认证,而近期相关认证的价格正在飞涨。

以CE认证为例,平时CE认证的价格并不昂贵,其中个人防护类的费用在3000元-8000元,医疗产品类的费用在3000元-5000元。但是目前按照一位承接代理认证业务的人士给出的报价,在不含2%的税点的情况下,民用口罩的认证费用为17500元,医用口罩的认证费用为19500元。

但对于急于出口的口罩商们来说,价格可能不是最主要的问题,关键是时间,“美国的FDA和CE认证需要很长时间”,张泽天表示。

上述代理人士也证实了这一点,他表示美国FDA认证申请周期为2周左右,而欧盟CE则在3-4周左右。换言之,若企业现在才开始申请,那么拿到认证则要到四月底、五月初,彼时疫情的走势难以预测。

不过,近期由于口罩紧缺,欧盟和美国已经放松了对相关物资资质的要求。3月20日,欧盟发布指令,面对新冠疫情,为满足口罩、防护服等防疫用品日益增长的需求,允许部分防疫物资(如一类灭菌的医用口罩)在符合安全有效的情况下,即使尚未获得CE认证,也可以在欧盟市场上销售。

认证之外,出海渠道问题也让国内厂商感到头疼。

“国外的医疗体系非常封闭,想要进去基本上非常困难,接近于不可能。”李昊表示,他之所以能打入海外的医院采购体系,得益于之前做箱包生意时的当地合作伙伴帮忙。

“外国的医疗体系是,当他们发现你的东西很靠谱,可能就会长期和你合作,不会随便更换。”李昊认为,这次机会对他来说非常重要。

但对于大部分口罩厂商来说,在没有前期资源的情况下,他们多数需要依赖“中间商”。但这也意味着,企业出海的大部分利润,将会被中间商赚走。

因此,外贸一定能够能拯救口罩厂商们吗?张泽天也对此打上了问号。

“国外的订单多数比较大,主要由政府或医疗机构采购。而普通民众是不戴口罩的,这是观念问题。”他认为,口罩的行情重点还是在国内,“基本上四月中旬下之后(国内)也没有特别大的空间了”。

4

撤退

对于疫情之后口罩行业的发展趋势,从业者们的看法不一。

李昊认为,这次疫情将会对口罩行业带来巨大的变化,在被教育后,戴口罩可能未来会成为多数人的生活习惯。

也有转产企业主对此表示并不看好,他们认为口罩终将会回归到原来的正常状态,回归一个小众的行业。

当时市场风向不确定时,有人已经开始做出撤退的姿态。

在百度“口罩机”贴吧中,关于口罩机出售的信息正在变多,甚至有人在叫卖已经调试好的机器,“技术成熟,产能稳定,包安装调试,拉回去插上电就可以生产。”

还有从业者告诉全天候科技,由于现在市场需求趋于饱和,他们正在准备抛售部分环氧乙烷灭菌柜。

环氧乙烷灭菌柜是生产防护服和医用口罩的关键设备。医用口罩通常采用环氧乙烷的灭菌方式,灭菌后口罩上会有环氧乙烷残留,而环氧乙烷是一种有毒的致癌物质,必须通过解析的方式使得口罩上残留的环氧乙烷释放,从而达到安全含量标准。

一般来说,新生产的口罩需要解析14天才能上市,但经环氧乙烷灭菌柜处理过的口罩可以把这个时间缩短到3-4天。

不仅是口罩企业开始撤场,上游企业也开始意识到产能过剩的风险。

3月9日,口罩生产上游材料聚丙烯熔喷专用料企业道恩股份发布公告,提示了聚丙烯熔喷专用料(口罩熔喷布原材料)产能过剩的风险。道恩股份提示称,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,预计该产品未来订单会逐步减少。

与此同时,为释放存量,口罩原材料市场也出现了价格下滑。以熔喷布为例,市面上的熔喷布价格已经从高峰时期的每吨50万元下调至30万元左右。

而此前涨势强劲的口罩概念最近在资本市场上的热度也有所减退。甚至在上周二出现A股国恩股份、再升科技、尚荣医疗等集体跌停,显示了市场的担忧。

但对于很多在此轮入局口罩生产的企业来说,转产只是一时的应急之策,并非全盘投入,他们还是希望坚守本业。

“希望疫情早点儿过去,还可以正常去做我们服装的生意,”刘一菲表示这次疫情给她们企业带来了不小的损失,“我们基本上(相当于)赔了一套广州的房子。”

不过她也提到,庆幸在转产口罩和防护服后弥补了近两月主营业务所带来的损失,才不至于让公司倒闭。

新闻动态
联系方式
  • 电话:+86-0663-3904218
  • 传真:+86-0663-3482971
  • hongrun-pack@foxmail.com
  • 手机:13192323021

友情链接